Consultant

members login

最新

第一美女”被李敖骂了半生

2017-09-07 16:29

  真正的,即使时光流逝,依然光彩照人,活出优雅的姿态。“五十年才出一个林青霞”,这是著名导演徐克说的。而有这么一位姑娘,论美貌才华,她跟林青霞站在一起毫不逊色,24岁获得金马,被称为“七十年代第一美女”。李敖为跟她在一起,曾豪掷200万分手费给前女友,然而,轰轰烈烈的爱情最后却止于第115天。

  胡因梦1953年出生在台中市育才街一户家境优渥的人家,父亲是作官的,姑娘却没有大户人家的娇气,反而是特别个性鲜明,对感情特别有主见的女孩。

  15岁那年,父亲外遇想和母亲分居,一般孩子都会劝和,而她却主动提议父母离婚:“两个人既然没有感情了,最好尽早分开。”让母亲不禁唏嘘女儿是“”。

  虽然面对父母婚变,她依然以卫理女中十项全能高材生的身份,高分考入辅仁大学德文系。上了大学,她外表出众且多才多艺,舞蹈、绘画、吉它都会,所到之处,男生为之疯狂。

  可这姑娘却十分叛逆,穿着超短裙、露背装,脚踩恨天高,口袋里放着本李敖的书在校园穿梭。因为好奇,一个人骑车去电影院看电影,交外国男友……甚至因为不喜欢德文专业,从大学孤身跑到美国。

  离开校园之后,一句话就流传开来:“从此辅仁大学没有春天,因为胡因梦把春天带走了……”从保守的到的美国,叛逆的个性得到更多的延展,曾有人说她在美国呆不长,她却偏偏不信。

  到美国之后,姑娘依然活得洒脱随性,先后在薛顿贺尔大学攻读大众系、在纽约模特学校学服装礼仪及搭配,还抽空学过绘画。

  不过,在纽约如鱼得水的她还是在20岁那年选择回,因为是时候担负起家庭的责任了。

  她先是找了份秘书的工作,偶然被导演相中,担任《云深不知处》女主角,正式进军演艺圈。要知道这部电影当时第二女主角是林青霞,足以看出导演对她的重视程度,这部电影也让20岁的姑娘一炮而红。

  可是,演员里边她是最不听话的那个。有次导演为制造效果杀了很多动物,她对此感到不满,在面临巨额违约款的情况下,她提出若导演续拍这类镜头就,后来导演不得不。

  奇怪的是,尽管她性子这么执拗,事业发展得依然很好。不只接拍的电影越来越多,名气也越来越大,24岁的她又凭借在《人在天涯》里的出色表演,获得第14届金马最佳女配角。演艺生涯在年纪轻轻就到了巅峰,当时还被人们称为“第一美人”。失败的婚姻

  这样也不难理解,当两年后李敖第一次见到胡因梦,为何立刻被她的美貌和气质惊艳到。而胡因梦从小就听过这位“狂人”的英雄事迹,对26岁的胡因梦来讲,44岁的李敖既遥远又陌生,是她少女时期过的偶像。

  李敖则是自第一眼见到胡因梦,就展开了猛烈的追求,邀她一起喝咖啡,带她去参观他十万册的藏书。甚至为了跟胡因梦在一起,给当时的女友刘会云打电话:“我爱你还是百分之百,但现在来了个千分之千的,所以你只能暂时避一下!”

  胡因梦问李敖什么叫暂时避一下,李敖说:“你这个人没准,说不定哪天变卦了,所以需要观望一阵子。我叫刘会云先到美国去,如果你变卦了,她还可以再回来。”

  为了和胡因梦在一起,李敖拿出了210万台币给女友刘会云,作为分手费,也是青春补偿费。

  听到这,胡因梦对李敖的多疑感到很不自在,对女人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态度也感到不安……可情到浓时,女人的智商也降低了,很容易迷失。不久,短暂交往几个月后两人闪婚了,她27岁,他45岁。

  那天,胡因梦不顾母亲反对,穿着睡衣从家里逃出来,在朋友的下,以睡衣当婚纱,在李敖的客厅里简单地结了婚。

  新婚时李敖很宠胡因梦。“每天早上我一睁开眼睛,床头一定齐整地摆着一份、一杯热茶和一杯热牛奶。”但是慢慢地,两个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相处得久了,胡因梦才发现李敖有极强的占有欲、洁癖、神经过敏。

  李敖的作息十分精准,每天按时起床,然后坐进书房做剪报,收集资料。他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打麻将、不听音乐,除了工作就是工作,完全没有娱乐活动。

  胡因梦想尽办法创造快乐,想改变对方——她不时放些自己爱听的音乐,跳她自己发明的舞蹈,在李敖面前玩闹。虽一再努力,她依然改变不了李敖的疑心和苛责。

  极少下厨房的胡因梦为了李敖洗手作羹汤,正准备熬排骨汤时,因为步骤没对,李敖劈头就是一句:你这个没常识的蠢货!

  在婚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子里,两人的隔阂越来越深。后来性格古怪的李敖,竟连妻子一点瑕疵都无法,胡因梦喜欢光着脚丫在屋里,李敖就会气急,而有次他急于上厕所,推门看到妻子狼狈便秘,满脸通红,当下就产生了厌倦之情……

  先是说起离婚,两人各执一词。李敖说:“是原因,因为政党她婚后没电影可演,在家里就跟我吵架,我哪受得了女人跟我吵架,两人就杠上了,后来就拆伙了。”胡因梦笑说:“八道,我不属于任何政党,我们离婚主要是性格不合……”

  离婚后,李敖经常调侃胡因梦,在《李敖有话说》近百期的节目里面,变着法公开羞辱她,一骂就骂了70集,李敖说两人的离婚是“胡因梦离开了,一直在。”

  胡因梦说,“我其实没什么值得他骂的,他可能有种很深的恐惧在里头,我对他这种很深的恐惧也确实有一种。这么多年以来他都没有真正深层次地去面对他的恐惧。”她觉得李敖还有很多东西没有真正的放下。

  胡因梦不顾前夫的,继续出演电影,她因为出演《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》被亚太影展评为“最受欢迎明星”。然而李敖对她的打击却不断,最著名的就是在书里谈到“美人便秘,与无异”。

  当初为嫁给他义无反顾,得罪了妈妈,事业也停摆,但是曾经深爱的人如此她,她反而豁然开朗地淡然一笑:“同一个屋檐下,是没有真正美人的。”

  如果说胡因梦没有受到是假的。她参与拍摄了第43部影片之后,结束掉11年的演艺生涯,之后便彻底淡出电影圈子,到美国继续读书,同时也是为自己“疗伤”。

  从此以后,她完全投入到身与心灵的探索,以及翻译与写作中,她希望别人十几年后,看到的是一个更智慧、更慈悲的自己,而不是只看到她的美貌。

  相比李敖无休止地搅扰,胡因梦没有过多的评价前夫是与非,更多的是自省:“因为我过去对他有一个过度理想化的偏执的认同,就是说我对他不了解。我期待他的人格伟大到一个程度,甚至可以很多的小老百姓。跟他深入地交往之后我发现,其实每个人都是平凡的。”伟大的单亲妈妈

  虽然从此胡因梦对婚姻彻底了兴趣,但是她仍渴望女人最平常的亲情,于是42岁时,她未婚生下女儿胡洁生,没有人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,胡因梦也不想公开。就这样,一晃20年过去了。当她再次提及李敖,已经真的放下了:“真正影响我成长、促使我产生的人,严格讲起来只有三位。这三位之中,最令我的,便是李敖。”

  “我跟李敖的婚姻让我从愤世嫉俗慢慢转向自省。同时从过度有才华的人、对人类社会有影响的人,也转为找到自己内在的创造力,我不外在的人,我希望活出自己的价值。”她也是这么做的。

  “二十四五岁时照镜子,我也会惊艳于自己的漂亮。为了在镜头里能更美,也曾节食减肥。而如今,面对自己的容颜渐褪,虽心有不安,但不安终已平复。”

  她不再刻意打理仪容,只保持整洁与简单的风格。头发自己剪,穿自己定做的袍子、裤子,一穿就是十几年。

  她不再是人前光鲜亮丽的明星,而是转而成为一名学者,更关注内在是否充实和丰盈。胡因梦翻译著作,把《古老的未来》、《般若之旅》、《克里希那穆提传》等经典作品引进到。

  独自把女儿抚养长大,女儿也聪明懂事。还出了一本自传《生命的不可思议》,将对生命的思考地呈现。

  年轻的时候,有人曾把林青霞和她放在一起描述:“林青霞之美像国画,剑眉星目间有大幅泼墨的富贵感,胡因梦就是小品,笔法隽永古典。”对于女人来说,容颜终究会随着时间衰老,但内心蕴藏的力量却不会随时间轻易削弱。

  如今的胡因梦,不惧过去,不念将来,只专注于当下是否活出真正想要的样子。这样才是经得起时间的真正的美。 (司马)

网站统计
RSS